耕欣農業資訊網  台湾畜産に関する情報

耕欣農業
 

Frontier Agriculture Systems (Taiwan), Inc.  精液求精精求益精

引進母系豬的專家
全球化企業型組織之後,我們不能在岸邊等著魚被浪沖上來,要出海去捕魚

 

 
 

導覽 | 耕欣首頁 >冒牌食品猖獗

國外新聞報導

2018.10.30

冒牌食品猖獗
結黨成幫從事冒牌食品買賣案件層出不窮,因為有利可圖。根據專家推測,冒牌食品全球每年交易金額約為5百20億媚元。軍火買賣每年85億媚元。海洛因3百億媚元。這說明冒牌食品為什麼大行其道的原因。

證據已快堆積如山,從事冒牌食品之非法組珠愈來愈多,除了不法組織行銷通路如蜘蛛網似的迅速有效之外,他們的物流安排亦是一流,從早日尼古丁,人口及武器,目前運送的以食品為大宗。

以前,以中南美洲為大本營的毒梟,東南亞之金三角幫派,以及義大利之黑手黨皆改行從事食品買賣,因為利潤雄厚。

從事此種食品買賣的人的腦筋都是出色的。將“食品”瞞得過食品交易系統亦是道高一尺,賊高一丈。使用不實的申請,不對的標的,偽造的產品都要經過一番手續一番奮鬥,才能在以特定之環境條件下,冒得出頭。我也是如假亂真的產品呀!

冒牌食品一旦上市,將消費者對食品之信任與歸感破壞無遺,嚴重挫害腳踏實地之生產者。它以多種面目上市,從馬肉貼上牛肉之標籤,以及2013年劣質葡萄酒冒充優等葡萄酒,籠飼雞蛋冒名為放牧雞蛋。

不少藥草與調味料是使用摻假稀釋或染色方法,做成魚目混珠之貨品或虛假之好品質,已成天經地義之事。更糟的是將不適合人吃的東西,改頭換面,重新上市。所以,冒牌食品已進展到危害消費者健康與生命安全之地步。西澳法庭化學家Scanding根據調研,市售食品20-30%都存在著問題,標示不實,內容有假,所以它是一處黑白顛倒的場所。不只澳洲,全球都如此,海產品造假最兇,包括名稱不對,虛列產地,可做手腳之處多多。

國際警察組織指出:從2015年11月至2017年2月,從57國取得的資料發現截獲的假酒超過38萬5千公升。不少中國葡萄酒貼上商標,冒充澳洲釀造之葡萄酒,並且冒稱為名牌葡萄酒。(右圖)

在中國,超過35澳元/瓶之進口酒,超過50%膺品。澳洲頭號酒廠Penfolds為維護清譽,剛剛打贏了第一場官司,不到六週,就得與另一家酒廠進行護名訴訟。

令人莫名其妙的事,一只香檳酒酒瓶,平均在市場上重複使用七次。澳洲葡萄酒出口至中國每年金額約5億2千萬澳元,不少澳洲酒之標籤及名稱,被中國派出之酒探獲得,他們以捷足先登的方式在中國註冊登記。根據澳洲法律,誰先註冊,一旦發生訴訟,誰將贏得官司。當真正廠家的酒進入中國時,對已搶先註冊之同名廠家,完全沒有據理爭辯之餘地。此類官司耗時貴錢,打贏之機會為零,除了改名之外,沒有第二條路可走。自從中國中產階級看中了一些澳洲產品,對澳洲產品造假之行為如雨後春筍,原本澳洲產品根本沾不上這個邊。

雞蛋冒牌問題,澳洲大雞蛋商Farm Pride已發展出一套類似指紋一類之識別方法,去區別真的放牧雞生的蛋與假的放牧雞蛋。對忠誠度高的顧客而言,此舉保住了他們食的放心的信念。

澳洲政府除了制訂法規約束商家的廣告,包裝以及說明書外,亦採用實際行動將不法公司行號,束之以法。犯規的廠家面臨1百10萬澳元之罰金。

以去年為例:12家產銷oregano(牛至)醬的廠商表示之內容不確實而受罰。2014年一家從土耳其進口水混糖之假蜂蜜者被罰款澳幣10,200元。

此外,啤酒有二家犯規受罰20,400澳元及10,200澳元,因為混淆產地;Ellah販賣假的放牧雞蛋亦手罰。

澳洲政府明知此種“戰爭”不好打,不過他們認為再難也值得為維護好的市場運作而為之。

有機食品之作假案例
2007-2013年間,總計63萬5千餘噸之玉米、大豆、小麥、葵花子及野油菜子,假冒為有機栽培之產品,在歐洲各處販賣。

大約31萬7千5百14噸進到義大利,市值1億7千9百萬澳元,被發見有假。
經過一番追蹤調查,發見一家由義大利企業成立,於馬爾他註冊之公司為幕後黑手。以直接生產為名,搞出來之名堂。涉案多位人士,被判入獄三年以上。

這批穀物從羅馬尼亞之摩爾多瓦、烏克蘭、卡札克斯坦等地取得偽造之證明文件後,運抵馬爾他。

澳洲打假專家Cameron Scadding指出:上述有問題之食物是件典型案子,將破銅爛鐵,經過綠化洗滌,冒充為有機產品,轉運至他處,騙取多餘之貼水。

此家馬爾他公司名叫Delva企業。原本出口這批食品,當作家畜飼料。到達義大利後,此公司將它弄成供人吃的食品,行銷全歐,自由地過境通關,在義大利及日耳曼被查出,它們非有機產品。

此事追查到源頭,有關人士指出:此事屬不查自明事件。因為(1)生產如此多的有機食品,困難有如登天。(2)消費者不知如何分辨有機與非有機產品,所以很少注意此事。(3)很少發生食物中毒案件。所以疏忽或忽視這一類事情。(4)很少人願從事此類勾當。

此案子之後續發展:
一. 2010年Delva企業負責人與義大利Verona地方檢察官交涉,以偽造文書為名判處三個月刑期,隨後已改為緩刑。

二. 2014年D公司負責人在義大利撒丁尼亞被拘捕。因為交運一船基改玉米。他辯稱此批玉米在途中,受海浪沖擊,玉米因此受朝變質。

裝運玉米之土耳其貨船在馬爾提司時,馬市當局抽驗過玉米,證實船上裝的玉米非基改產品。

澳洲葡萄酒推銷有成出口增加40%
經過多年努力,近三年來,出口金額達到26億5千萬澳元。葡萄酒業處於最佳時機。

澳洲葡萄酒業已將五年計劃中,第四年方案訂妥付諸實施。在許多基礎步驟上將進一步努力。以船邊交貨價格計算,總金額成長39%。各種價位之酒皆增加出口量,從2015年7月至2018年3月,出口金額已屆26億5千萬澳元。

今後推銷矛頭將對準北美市場,在往後的一年,將以慶祝之方式,述說澳洲葡萄酒在全球各大洲,隨處可見。種葡萄業者與釀酒界之默契與通力合作,兩造追求完美,不遺餘力。

此外,亦將市場開發重點放在大陰帝國、加拿大、東北亞及東南亞,認真改變當地人士以為澳洲為一般廉價酒之認知。電子商務平台如WeChat與Weibo上將出現介紹澳洲葡萄酒之專欄。

根據市場消息,澳洲紅葡萄酒特別是入門酒,需求量已看漲。由於供應商惜售,已成賣方市場,酒商待價而沽,取貨必須迅速。

2018小麥分級頗有變動
2018年七月底八月初,幾種小麥分級變動,幾種小麥歸類為飼料級小麥。此事由澳洲小麥品質協會主導,從主要分類表中,38除名。

列名為飼料級的包括Meering, Camm, mitre, annuello, Mackellar以及H46.

幾種維多利亞及南澳省種植之小麥,從標準級升格為特白級,它們是halberd, spear, kelalac, H45及pugsley.

小麥品系Kennedy,將於2019年將為飼料級。2018年級別不改。

評級小組根據各品系種植成活後,生長生產的優劣為分級標準,此外,亦考慮小麥種植地區。全澳分為好幾帶分級分組區欲知詳情,歡迎到網站:wheatguality.com.au見分曉。

阿根廷行家應邀來澳洲當綿羊裁判
阿根廷Michael Gough人,在該國氣候最嚴峻的地區Esquel,chubut省,飼養2000頭馬利諾種羊,此次來澳洲擔任裁判。

此次是他四度來澳,擔任中等體型馬利諾綿羊評鑑,首度參與全澳羊毛比賽,他覺得“實至如歸”。

他認為澳洲馬利諾綿羊,體型夠大,品種優良,剪下來之羊毛柔軟亮麗。澳洲馬利諾綿羊生產之羊毛,非他國貨他地所能及。羊毛品質亦年年進步,好的綿羊處處可見。他也很高興,此地羊毛賣價如此之高,往常之例子,只要澳洲羊毛價格高,阿根廷羊毛亦隨之漲價。

無雨天氣肉牛遭殃
澳洲新南威爾斯省乾旱嚴重持久,大批牛隻缺乏糧草,大批送入屠宰廠。一家牛隻買賣公司,形容這樣的旱象為百年來首見。

它被形容為糟到不能再糟的氣候災亂。旱象以Hunter縱谷與新南威爾斯省西部為最。

由於年復一年缺雨,旱象慘不忍睹,牛隻屠宰頭數比去年同季高出11%。屠宰率兩年攀高不止,超過過去五年來之平均屠宰率。

今年五月母/女牛屠宰為40萬3千頭。從2015年7月以來,屠宰頭數最多的月份。往年平均屠宰率頂多50~51%,今年四、五月屠宰率逼近53%,雨2014年、2015年不相上下。使得新省像在破產後,清算牛隻庫存似地。

當地之畜肉協會已開始宣導重建牛群。即使真的開始重建牛群,重建之進度將非常緩慢。假如旱象繼續至今年春天,重建將徒勞無功,牛群不得不一再淘汰,牛頭數不斷減少,做為基礎之牛隻,益形減少。

重建牛群,既費時又費事,澳洲牛頭數如此之少,將繼續多年。天公不作美,徒呼奈何天。

由於母/女牛屠宰太多,澳洲牛頭數增多,將在2020年之後,體重不足之牛隻無人問津。此外,攀高之飼料價格,使得養牛戶負擔吃重,幸好屠宰場仍在應付訂單,繼續買大牛屠之售之。

 

 

 

現在時間

耕欣神搜手

養豬致富

遊留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