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欣農業資訊網  台湾畜産に関する情報

耕欣農業
 

Frontier Agriculture Systems (Taiwan), Inc.  精液求精精求益精

引進母系豬的專家
全球化企業型組織之後,我們不能在岸邊等著魚被浪沖上來,要出海去捕魚

 

 
 

導覽 | 耕欣首頁 >Saputo奶品公司宣佈之奶季開市價格普受澳洲奶業界歡迎

國外新聞報導

2018.07.23

Saputo奶品公司宣佈之奶季開市價格普受澳洲奶業界歡迎
加拿大投資之奶品公司宣佈,新奶季之開市奶價澳元5.75/每公斤奶脂固形物,獲得了澳洲酪農意見領袖們之讚揚。目前跟新奶季開始不到兩週,酪農們正在為牛奶之生產成本日趨增加發愁。

Saputo公司為此發出一封給酪農們的公開信,由S公司澳洲主管署名,指出此次定價根據S公司對未來一年中,牛奶市場各種相關因素評估後,核算得出之數字。

S公司宣稱,每年十月、一月、四月及六月都將檢討此數字,隨著市場各項外在因素之波動,調整之。所以,年終奶價仍然有上調之機會。

維多利亞酪農總會會長Adam Jenkins先生祈望S公司能預測年終奶價之象徵性價位。他說:開市奶價對酪農而言,已很夠勁,不過有鑑於全球牛奶貿易之平均價位已超過六澳元,如果S公司肯預估年終奶價,將更鼓舞酪農之士氣。

根據往例,年終奶價比開市奶價略增10-15百分率。維省西部奶區與東南部奶區之酪農認為S公司還有調升奶價之空間。根據猜測,維省北部奶區之酪農將宣佈,他們需要之年終奶價為6.50澳元。

塔司馬尼亞酪農認為5.75澳元是一個好的有利於酪農之開市奶價。

澳洲第二大牛奶加工公司Fonterra澳洲尚保持緘默中。

澳洲牛奶之生產成本將逐漸上升
澳洲奶業協會預測今年澳洲牛奶產量可望增加至多2%,達到93-95億公升。奶季從七月一日開始,酪農對奶業前景信心下降至47%,比四年前減少了28%。對經營自己奶牛場之信心為55%。牛奶產量將有機會增加3%,從上一年度之奶量90億公升算起。週期性之挑戰,例如:秋季雨量與對前景不抱樂觀心態,都是原因。

乾草、穀物飼料與灌溉用水齊聲上漲,抵銷了全球奶價堅挺應帶給澳洲奶業的利潤。有鑑於對前景脆弱之信心,可預見之財務困境,大多數酪農不相信,儘管全球奶品市場異常活絡,本地牛奶競爭力提昇,澳洲奶業可得到的好處,非常不確定及有限。

澳洲塔司馬尼亞酪農對奶業前景較具信心,對自己牛場之經營亦充滿把握。民調測得的數字分別為65%與75%。

今年秋天及初冬天氣適宜奶業經營,一般酪農對這一奶季的心態,多半樂觀以待。

新經濟模式對家庭農場形成巨大威脅
經濟合理化主張,無法解農場傳承問題。農村人口/從事農耕人簡化或愈來愈少,使得不少務農人士悶悶不樂。

1990年代農場併購之風,不少人士離棄農業界,亦使得不少農場收入增加,利益丰厚。但是,它使得農村生活愈來愈單調乏味。

大部分農場世代相傳之原因,在於將農場經營得有聲有色,往往忽略了家庭生活上,還得注意精神/情緒層面上的生活需求元素,使得農家失去了/減少了生活樂趣,造成了農村人口進一層次之減少。

澳洲社會學者Diane Lubrs對此問題追蹤探討,收集資訊,成為專冊,涉及農家成員,農業經營與農村社區。

她發見農場傳承仍然屬於精神層面的傳承,不可只以金錢來衡量,其中存在了不少情感因素與記憶懷念,這些涉及家庭成員與祖先之風采。

往往,這些精神層面因素決定了農場能夠傳承多久或幾代。至此政府該列出政策,光讓農民發財,無法保住農村社區。大財團或外資購買農地,只對當代農民有益,使得他們可以過得書是與優裕一些,可是對農業社區不一定有利,因為這些資金依舊會回歸至大都會或外國。

1950及1960年代的農村生活充滿了樂趣,此種樂趣早已煙消雲散,只成追憶。

1950年代,人們在農場上生根。1970年代農業依賴補貼及關稅壁壘。世界市場帶給農業的好處,摧毀了農民之本色:日出而作,日沒而息的生活。

使得農場不變大,農民只好滾蛋,流落他鄉。經濟上的合理化操作,無法消除農民被社會孤立之處境?

中美貿易戰煙硝中澳洲得到之好處有限
對澳洲的產業而言,中美雙方以牙還牙似的貿易戰中,澳洲檢得的便宜,不是有限,就是短命。例如:澳洲之奶品業,取的一時之好處,也帶來不少後遺症。

澳洲奶業外貿政策經理Charles Mcelbone先生說:從目前發展之勢態,令他神經緊繃,中美雙方之舉措,什亂無章法可循,令人擔心隨後之演變,不知荒唐到何種地步。如果雙方政府不斷以增加關稅為手段,對澳洲奶品業來說處此境況,也無機會與誘因增加對奶牛場與加工業者之投資。

此次貿易戰升級之際,恰逢澳洲奶品業與蔬果界到中國界受澳洲優良產品之行。

 

 

 

現在時間

耕欣神搜手

養豬致富

遊留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