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欣農業資訊網  台湾畜産に関する情報

耕欣農業
 

Frontier Agriculture Systems (Taiwan), Inc.  精液求精精求益精

引進母系豬的專家
全球化企業型組織之後,我們不能在岸邊等著魚被浪沖上來,要出海去捕魚

 

 
 

導覽 | 耕欣首頁 >人類溫飽問題仍待解決

國外新聞報導

2017.12.19

人類溫飽問題仍待解決
地球上最珍貴之資源,非土地莫屬。澳洲擁有大片土地,中國亦然,不過多數未開發。非洲則稍嫌土地不足。

全球人口從今日之75億,搖搖擺擺至2050年將接近98億,增長14%。屆時餵飽每一個人,今日之農業生產必須增加60%,才能辦得到。

目前全球不缺小麥、大麥、稻米、玉米與一些奶製品,與之相對應之現象,全球挨餓或營養不佳的人口尚有八億。

2007-08之世界糧食危機,不少有錢人買不到糧食,糧食之供需往往也成問題之癥結。

此外,中國與印度之城鎮化,某些國家水源逐漸枯竭,另一些國家水源污染問題嚴重,農地減少,耕地夠不夠生產那麼多的糧食亦成為人們關心之問題。

根據世界糧農組織之資料,1961年全球耕地約38億8千6百萬公頃,其中14億公頃適合種植牧草、苜蓿、小麥與稻米;9千公頃適合種葡萄、咖啡與堅果樹;其餘之土地適合畜牧。

到了耕地擴充至48億9千4百萬公頃,便到了一個極限。可耕地5億2千3百萬公頃,林牧地成倍到1億8千萬公頃。

以1950年為準,可耕地增加有限,但是糧食產量為原來之三倍,原因在單位產量增加與農耕集約化。這些年中,以1970年代之綠色革命為最特出。以Norman Borlaug是主要功臣。

世界糧農組織認同尚有14億4千萬未耕地可開發來生產作物。較保守之估算,只開發4億5千萬公頃,換言之,全球尚有9%之土地開發為農業用地。

與此同時,人類改變了飲食習慣,增加採食肉品、糧食、蔬菜與食油。

澳洲擁有耕地4億6百萬公頃,約為全澳面積之52.8%,與媚國相當,少於中國之5億1千5百萬公頃。(待續)。

家庭式農場與公司(法人)式農場比較
近年來澳洲與外國公司爭奪澳洲農場,讓一般人認為大農賺錢多,賺錢容易,事實上並非如此這般。

根據澳洲農業資源經濟與科學局資料所顯示的家庭式大規模農場營運的回收最多,該局分析前5年之數據(2009~2016),包括資本折舊,每年回收多過1百萬澳元之農場。

結果以種植穀物農場與奶牛牧場明顯:家庭式農場以種植穀物為主,回收為47.3%,公司式農場之收入為5.9%;家庭式奶牛場牧場的回收為4.6%,公司式牧場的回收為2.6%;肉牛牧場略有不同,公司式肉牛牧場回收在1.8%,家庭式肉牛牧場則為1.6%。

澳洲農業資源經濟與科學局學者Tom Jackson認為資產估值是決定因子,如果農地價值不菲,又破費買了不少農機及一群奶牛,資產估值偏高,算出來之純利必須高些,才能將帳冊平衡。

帳冊之另一部分是成本,家庭式農場付薪水酬勞之方式與公司式農場不同,收成不好之年份,家庭式農場之受薪份子,很多人會自動減薪。

年終獎金又是另外一項對家庭式農場有利的例子。

至於畜牧業又可另當別論,一家名叫Rifa Salutary Pastoral的中資公司投資一億八千萬澳元,在維多利亞省與新南威爾斯省置產,生產出口肉類到中國,經營得很好,可以當作範例,介紹在牛肉/肉牛買賣中,微薄的利潤/回收如何擠得出來。

養羊與養牛賺錢不如種莊稼容易,但是公司式農場,多數以養牛、羊為主,因為種作物收成之前遇到旱災,無法將作物連根拔起,改種到其他地區,找水源灌溉。養牛養羊則可以羊群或牛群遷移至可供應飲水之處。RSP公司可以迅速籌集資金一億五千萬至二億澳元,用來安置牛群與羊群。

家庭式農場不容易一次籌集五千萬資金擴廠應付突發或意外事件。公司式農場借錢有道,至少借錢之成本較家庭式農場低廉。家庭式農場如向銀行貸款,銀行要求農場每個月都得歸還一些現金,這種現今擔子,往往讓家庭式農場透氣困難。至於農場規模尚小之時,如想擴廠,借用銀行資金,貸款將很難獲准。因為公司式農場隨時都在借款,它取得貸款比較簡便。

事情永遠在變化之中,以現金收入達一百萬澳元/年,不論公司式或家庭式在1978-79年,此類農場佔澳洲農場約3.4%,目前已佔14.4%;現金收入從17.2%已躍升至55.5%。

位於最小面積10%之農場,現金收入佔農場類收入之1%;面積最大的10%農場,現金收入佔46%。儘管如此,家庭式農場並不沒落,只要維持可觀的收入,家庭式農場仍佔相當的比重。

 

 

 

現在時間

耕欣神搜手

養豬致富

遊留學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