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欣農業資訊網  台湾畜産に関する情報

耕欣農業
 

Frontier Agriculture Systems (Taiwan), Inc.  精液求精精求益精

引進母系豬的專家
全球化企業型組織之後,我們不能在岸邊等著魚被浪沖上來,要出海去捕魚

 

 
 


澳洲警察
澳洲的警察和澳洲的土兵一樣,都是懶懶散散的。這裡的社會很太平,大部分居民安居樂業,買房子,裝修好好的,然後就過小日子,盼望“好禮待”,警察基本無事可幹。

在墨爾本,我很少看見有警車閃著燈,“嗚哇嗚哇”地飛馳而過,和美國相比,澳洲警察簡直就是在混日子,沒有什麼大案要案迫在眉睫要查,也鮮有警匪槍戰。最難對付的是那些十七八歲的小青年,處在叛逆期,不知天高地厚,經常搗蛋胡鬧,飛車超速,讓警察頭痛。

也不像中國,管得那麼緊,動不動嚴防死守。有交警、片警、刑警、武警、派出所、分局、市局……這兒的警察誰都管,什麼都管。我只見一個附近的警所,從來不知道市警察局在哪辦公。出了什麼事,找到一個警察就什麼都解決了。

澳洲也有便衣警察,我遇到過。一次是我們小區老有小偷夜裡偷商店,我下夜班回來,一輛小紅車跟著我,一直到家門口。那兩便衣查了我的駕照,看著我用鑰匙打開家門。因為有的小偷晚上作案見有人來,會假裝朝一戶人家走去,好像他住在這裡,等人一過去他再溜走。另一次是鐵路欄杆出問題,沒火車也一直攔著,我下車去看了,看見沒車我想衝過去。這時有個人朝我擺擺手,說不能衝,衝了要罰5000塊,隨手又摸出一衹懁表樣的東西,打開出示一下,他是警察。

在路上開車,後面來輛警車,跟著你,沒事。他一閃燈,你就要靠邊停。你沒看見,他再拉一下笛,再不停,就把你攔下檢查。這時最好老實一點,那怕啥事沒有,他也能罰你,罰你不安全駕車,為什麼不看後視鏡,不注意交通情況。

經常見到路邊有警車閃著燈,前面停著一輛車,警察詢問。其實也沒什麼事,例行檢查,是做給過路車輛看的。小心開車,這裡有警察。

有時警察會在某個地方設點,專攔那些舊車、破車,找毛病,說你這壞了,那不安全,開張單子限你修好,這些老破車本身已值不了幾個錢,他也知道你不會花錢去整,就是逼著你報廢。不好明說罷了。

警察最恨酒後開車,飛車一族,拼命追。其實可以記住車號,罰你。但他追。追的目的據知情人說,是希望你自己撞死,免得害人。

駕車不准打手機。有得警察看見車上噴著的手機號碼,就跟在車後面,撥電話,你一接就攔下,罰款。這也未免太損了。有一次,一個駕馬車拉人兜風的,打手機還被罰了款。法律就是法律,又沒說機動車非機動車。所以騎自行車的也要小心。

週末開車更要注意,平時上下班,都很忙,要趕時間,超點速就算了。警察也知道,這會兒再照相,未免激起民憤,破壞警民關係。週末你該慢點了吧,又沒什麼急事。再說,週末沒事你都開那麼快,平時一定是超速慣犯,罰你沒商量。

我在珀斯的海灘,一連看到三個隱蔽的警察測速點。有一輛警車前,還立著個隱蔽的三角架,像機正對前方,很正規,有點高科技的品味,估計不便宜,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墨爾本的測速器比較老式,放在地上的一個黑匣子,上面有個燈,燈上連一根電線,電線通到車子,車子裡坐著一個不懷好意的傢伙。有幾次我看那車也夠破,裡面那個人不倫不類的,有點懷疑。問別人,那是警察嗎?人家告訴我,什麼警察,都是警察花錢顧來的。這樣說來,能找份這種工作也不錯。

這種老式測速很容易被發現,車子開過一眼看到,急煞車還來得及。想超點速又不被罰,一定要加倍警惕,觀察仔細。現在有一種是裝在車前水箱部位的,很難發現。全靠我們互相關照,共同聯防,你發現情況就給我閃幾下燈,我見苗頭不對有人埋伏也告訴你。

開車出去旅行,經過小鎮特別要小心,沒人也要減速,60碼就是60碼。警察往往埋伏在那裡,守株逮兔。對一個偏遠小鎮來說,一年的罰款也算是不小的收入了。撞到槍口,衹能留下買路錢,認栽。

澳洲的警察,大案破不了,小案又不破,大賊抓不到,小賊又不抓。既然無事可做,也只有抄抄牌,罰罰款。也算是搞創收吧。你被罰款也別心疼,就當捐給政府,回報澳洲。警察最恨的,當然是那些撞車、死人、出事故的傢伙,但警察最喜歡的,也未必是那些老老實實、不出事故,明明80碼還開60碼的人。一點油水也榨不到。警察希望我們都成為這樣一種人,就是既不出交通事故,又經常被他罰點錢。比如停車超時,罰50;60碼的路上開65碼,罰120;不許你調頭的地方你調一下頭,再“掐擠”你100。這種人在警察眼裡才是最可愛的,有貢獻的。大錯不犯,小錯不斷,讓他既不承擔什麼責任,也沒白忙活,總算是對得起大蓋帽藍襯衣黑皮鞋這付行頭。所以,當他遞給你罰單時,總忘不了客氣地道聲:謝謝。

作者:老戴維
 

2014.10.15

 

詩文鑑賞

 

詩文鑑賞

詩文鑑賞目錄  
     
     
     
     

現在時間

耕欣神搜手

養豬致富

遊留學專家